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青年作家拒绝黑客运被殴贵阳火车站非法客运太乱

发布时间:2019-09-13 19:27:35

12月27日,贵州青年作家曹永在贵阳火车站外被人骗上了一辆“黑客运车”,还被车上的人打了一顿。曹永随后将自己的遭遇写成《记一场被殴打》,发到一个微信公众号上,被大量转发。昨日,记者采访了曹永,并走访了贵阳火车站。

不小心上了“黑客运车”

曹永告诉记者,27日中午12点左右,他刚从贵阳火车站出站,因为急着赶回毕节,听信了一个揽客大妈的话——她卖的是正规车票,并且很快就会发车。他问有没有正式车票?对方说有。他又问进不进站?得到了肯定回答。曹永立即表示,希望赶紧买到票,于是这个大妈将他领到了火车站出口处的一处门面。

“门面很大,门头上印着几个大字‘客运售票’。”曹永表示,看到这样的标识,他觉得黑客运是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开在火车站出口的,于是立马信任了他们,并支付了90元车票钱。

但是,门面里的收银员开给他的只是一张简单的收据,并非承诺的正规车票。见曹永提出质疑,对方说,上车之后就把车票换给他。

跟随揽客大妈往火车站出口右手边走了几分钟,曹永看到一辆大巴车停在路边。揽客大妈告诉他,这就是去毕节的客车,上去坐一会儿就发车了。

坐上大巴车后,对方并未将收据换为车票,而且曹永发现,车丝毫没有要开动的意思。原来,这不是正规的准点发客运车,司机要等到车上人坐满后才会发车。

乘客要求退票遭殴打

其间,曹永两次提出退票,均未果。一直在车上等了两个多小时,大巴车还是没有坐满,赶时间的曹永再一次态度坚决地提出要退票。

“我的要求,变成一根导火索,引起了争执。四五个人围着我,一个小青年突然掐住我的脖颈,朝我脸上一击。我感到左眼一黑,什么也看不清楚。”曹永在《记一场被殴打》中写道,被打后,他忍住疼痛立即跑出大巴车,掏出手机打算拍下车牌号。这时突然冲出另一个人,警告他,要是敢拍车牌号,便会对他不客气。曹永见情况不妙,只好赶紧离开,因为眼睛被拳击后根本看不清东西,所以没有记下车牌号。

随后,曹永跌跌撞撞来到朝阳派出所,经民警协调,一个自称是大巴车车主的男子很久之后才来到派出所,提出对此事负责。此时本来已经坐了27小时车的曹永已经在火车站逗留到了天黑,疲惫不堪的他不想再继续纠缠,于是提出只要对方赔偿眼睛的治疗费用即可。对方赔偿了80元后,又安排了另一辆小型巴士,送他回到了毕节。

“售票点”扎堆火车站

昨日中午12:30,记者来到贵阳火车站,一路上“遵义遵义”、“毕节毕节”的揽客声此起彼伏。记者来到曹永所说的火车站出口,看到两边的门面都写有“售票”等字样,见到记者背着双肩包一副旅客模样,一个男子走来问记者要去何处,记者告诉他要去遵义。

男子立即对记者说,可以不用跑去金阳买票,在这里就能直接买票上车,然后向记者指了指身旁的一处门面说:“在这里买票就行了。”记者抬头一看,门头上写着“金阳客车售票”,于是问他,买了票岂不是还要去金阳坐车?男子告诉

记者:“是不是正规的客车哦?”

男子:“都是正规的大巴车,你看嘛,金阳客车站的售票窗口买票,怎么会不正规?”

记者:“可是火车站的汽车站都搬了啊,买了票后在哪里上车?”

这名男子只是很模糊地告诉记者,就在火车站旁边上车,是金阳客车站的车在等。

民警:“黑客运”不在管辖范围

记者以在等待朋友为由,从“金阳客车售票点”脱身。

随后,记者致电金阳客运站,对方表示,在火车站的所谓的“售票处”都是假的,要在城区买到金阳客运站的车票,只能去黔灵山公园和老客运站的售票点。

这时,一位大学生模样的男子走上来对记者说,不要相信这些人。记者询问他是否有过像曹永一样的经历,他告诉记者,前年,他也是听信了这些人的话,在火车站附近一处售票点买了一张回道真的车票,“付钱之后,他们的确给了我一张金阳开往道真的车票。然后把我带上了公交车,让我坐公交去金阳客运站坐车。”这位大学生告诉记者,到了金阳他才发现,那张票足足比正规票价贵了30块,“等于是30块钱坐一次公交,我还不如打车去金阳。”

记者来到朝阳派出所值班室,询问27日当天青年作家曹永被打一事。值班民警告诉记者,27日当天不是他在值班,因此不清楚具体情况,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情况的确不少见。民警告诉记者,这些车一般都是要等到坐满才走,乘客等不耐烦后就会与对方起冲突,更有甚者是承诺会将乘客送达目的地,但在中途将乘客丢下,这种行为被称为“甩客”。

但民警表示,类似“黑客运”不是民警的管辖范围,他们只能在双方起冲突或者有人报案后进行立案调查。

运管:黑车团伙与巡查人员“打游击”

贵阳市运输管理局稽查一大队的工作人员林海告诉记者,运管部门对此现象已经进行了多次打击,但是,运管部门只能视情节对其进行处罚,扣下来的车辆最终还是得还给他们。像周围售票的摊位门面,不属于运管部门职责范围,只能勒令对方将“售票”等标识撕掉,但过不了多久,人家又把那些东西贴上去了。

“就像和我们打游击一样,他们到处都有人,我们一出来巡查,他们相互之间立即通气,把车开得远远的,我们想追也追不到。”林海告诉记者,这些涉及的方面很多,还需要多部门综合打击。

林海提醒市民,火车站往达高桥一带都不是客车上下客站点,市民千万要在正规售票窗口买票,一旦坐上了非法营运或者违规营运的车辆,如遭遇不测,合法权益将很难得到保障。如果在火车站遇到相关情况,可以拨打运管稽查一大队电话85661288进行投诉。

记者:再次暗访被多人追踪

当天下午3时许,记者再次来到火车站广场暗访。

几名拉客的男女在人群中举着一个巴掌大的牌子招揽旅客,牌子上写着毕节、遵义、都匀等字样。三名背着大包小包出站的男子被两个拉客女挡住去路,两人举着牌子说:“兄弟,你们去哪里?我们这里哪里的车都有。”一个旅客说要去道真,一个拉客女马上说:“走走走,我们发道真的车正好要发车了,你们上车就走。”三个旅客在犹豫中被拉客女连推带拉往站前路方向走去。

下午3时20分许,站前路。记者发现,路中穿梭的拉客男女有七八个,他们只要看到出站旅客,就问要不要坐车,只要乘客一搭话问价,就会被拉客男女缠住。

记者在站前路假装游客四处拍照,欲接近拉客男女拍摄,被一男子发现。那人朝着记者吼了一声:“拍哪样?”记者还未说话,几名男女就合围上来,见势头不对,记者朝着八达巷拔腿就跑,那几人在身后紧跟着追来。记者从八达巷转入飞行街,从一个居民楼穿到达高桥下,躲进一个单元楼,总算是甩脱了追踪。

记一场被殴打(有删节)

曹永

我迈出贵阳火车站,看到许多喊着地名的揽客者。从火车站到金阳客车站,差不多要一个小时。我急于返家,于是咨询几句,就跟一个揽客的妇女,在一个写着客运的售票处买票。没想到,他们给我的只是一张收据。我说,之前问过,是正式车票。他们说,上车换给你。

他们把我引到附近的一辆客车上,继续揽客。时间渐渐过去,他们丝毫没要走的迹象,我两次提出退票,未果。两个多小时过去,仍然没有要走的意思。

实在无可忍受,我再次提出退票,态度坚决。我的要求,变成一根导火索,引起了争执。四五个人围着我,一个小青年突然掐住我的脖颈,朝我脸上一击。我感到左眼一黑,什么也看不清楚。我害怕眼睛瞎掉,但很快就打消疑虑。我弯着腰检查视力,发现这只受伤的眼睛,虽然已经视线不清,但还能依稀看到路面。

我摸出手机,跑到车后,准备拍车牌。没想到另一个人冲过来,面相凶狠地恐吓说,你要是敢拍车牌,老子也要打了!我打算看清车牌,但眼前模糊不清。于是,我捂着眼睛,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如同丧家之犬。

我到派出所报案后,两个民警开着警车,让我带他们去现场。路途中,两个民警说,这地方太混乱,实在太不像话了,我们也希望管管。我说,不是你们管?他们说属运管部门。……

通过司机的叙述,我终于了解大致情况。这些势力团伙把持火车站,垄断客源,然后分配给车辆。势力团伙占据丰厚利润,这些车辆所得无多。而出面去派出所交涉的短发中年人,也不是车主。似乎,是这伙人的头目。

2015年12月28日

孩子总流鼻血
5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宝宝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