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一罐金戒指

发布时间:2019-09-14 06:24:13
一脚踢出一罐金戒指
天灰蒙蒙的,雨还没下通透。王挺没精打彩地走着。今天到村头打了个电话咨询省民族学院,说报名费要8000元。家里除了一头猪管几百块钱外,另外还有几只鸡。就是把老鼠统统抓起来卖了,也还差得远呐!
羌族小伙王挺生来就喜欢歌舞,在村里可是小有名气。村里要组织个什么活动,外地游客来参观,都会想到请他去表演。他一直在心里有个梦想,就是上省民族学院学舞蹈。他的专业考试已经通过,文化考试也顺利过关,临了这学费却把他挡在在艺术象牙塔之外。他也想过申请助学金什么的,可在村里比他家还穷的人多着呢。
他不想去想学费这档事,却又不得不想,正好脚下一块石头,他没好气地一脚踢去。石头飞了出去,不远处砸到一个什么东西。只听清脆的一声响,露出黄澄澄的东西闪着金光。
王挺好奇地走过去,俯下身来。这是一罐金戒指!正好被他踢飞过来的石头砸烂了。那闪着金光的东西是掉下来的金戒指。
他用手捧起来,足足一大捧。刚才踢来的石头正好砸烂瓦罐。掉在瓦罐外面的戒指,裹上了地上的稀泥。他一阵狂喜,带着一点头晕,慌乱之中,他和泥一起捧着全部戒指,到附近水塘中涮了涮,急急地回到家。

飞来横财
面对飞来横财,王挺不如如何处理。爸爸王锋赶集还没回来。妈妈在地里忙农活。
王挺找了个塑料口袋把戒指包起来,揣在身上,紧紧地捂着,去地里找妈妈。
“啥,金戒指?”妈妈停下手中活儿,半信半疑地看着他。王挺四下瞅瞅,确信没有人注意自己,凑过身子去,从衣兜里拿出金戒指。
“快收起来,别让人家看见了!”金戒指刚露出一些,妈妈还没看清,就赶紧催促他。
于是,妈妈放下手中活儿,和王挺一起回到家里。妈妈小心地把门关上,再用凳子顶在门背后,才叫王挺把金戒指拿出来。打了盆水,洗净了泥沙,摊在桌上反复地数。一枚、两枚、三枚……一共是69枚!
“素芬,开门!大白天的,把门关上干啥?”父亲王锋赶集回来了,一边敲着门一边叫着王挺妈妈的名字。
说不定有其他人一起来,素芬叫王挺赶紧收起来。
果然,王锋是和别人一起来的。
“买这些东西,幸好遇上王栋,借用他的背筐,这才背回来。”王锋放下背上的背筐,“还有啥吃的,这大半天功夫,真有些饿了。王栋也一起吃吧!”
被叫王栋的是王锋的堂兄。他帮王锋接过背筐,一边往外捡王锋买的菜蔬,一边说:“不了不了,家里给我留着饭呢。回去吃了还得干点地里的活。”
“好吧,那就不留你了,谢谢你的背筐哈。”王锋正说,王栋已经手拿背筐走到了屋外。
素芬把饭盛上,摆在桌上。王锋吃着饭,看素芬欲言又止,脸上怪怪的表情,不解地问:“出了啥事?”
素芬叫王挺把门关上,自己再度用凳子顶上,然后叫王挺道:“拿出来。”
不知道他娘儿俩在说啥,王锋慢下吃饭的筷子。待王挺打开包来,一包黄灿灿的金戒指摊在桌上,王锋不由张大了嘴。
“哪来的?你给我交待清楚!我们王家历来清清白白,别到你手里毁了!说不清楚,我要了你的狗命!”王锋指着王挺,严厉地说。
“我——我是在回家的路上,一脚踢飞一块石头,打烂大坟墓外一个瓦罐,捡到的!”王挺所说大坟墓,就是村里的一座古墓。经常有人传出,从那里捡到铜钱、镯子什么的。
“还打烂瓦罐捡来的,为啥别人没捡到,就你运气好?而且一捡就是一大包。你娃肯乱来的话,别怪老子不认人!”
“真是在大坟墓那里捡到的……我哪敢去做啥犯法的事……”王挺低声地辩解道。
“别吓着儿子了。自己养大的儿子都不信,你信谁?”王挺妈妈李素芬用言语护着儿子。
“自己养大的!养不教,父之过。娃长大了,谁知道他心里咋想的?你说打烂瓦罐捡到的,瓦罐在哪里?走我们一起去看。敢扯谎的话,看老子不好好收拾你!”说着他站起身来,拉着王挺就往外走。李素芬赶紧把金戒指收起来,把门锁了,在后面跟着。
到了大坟墓旁,果然,一只烂瓦罐静静地躺在那里。
“我说娃儿不得骗人吧!”李素芬担心王锋对儿子施暴,心一缓过来,就忙着替王挺说话,也是说给王锋听的。
“算你说的是真的!”王锋面对事实,只得相信儿子。

家有宝贝
儿子没有扯谎,看来这确实是捡来的。在古墓外发现,如果是古董的话,这可就值钱了,王锋一家琢磨着。一个算一万元,69个可就是69万,可以让家里体面地过上新生活。王挺想,自己梦寐以求的大学梦也可以实现了。
但在贫穷的乡村里,69万何其高大,简直是天文数字!李素芬把金戒指分作两份,用塑料袋包了。藏一回,挪一回,又藏一回,又挪一回。最后决定,一包藏在椽子上,一包藏在衣柜顶上的杂物筐里。
家有宝贝,出个门都不敢走远了。家里随时都留有人,就是出去的人,都担心着家里的人,如果遇到歹人了,能不能应付得过来。到后来,除了王挺照常出去之外,王锋夫妇就成天守在家里。一人弄吃的,一个就担当警卫,抽条凳子坐在门口。地里的农活,也没人去管了。
心里掂着宝贝,王锋夫妇睡觉都没个安稳。晚上睡觉,总是用桌子凳子把门顶得死死的。有几回李素芬半夜里还起来摸摸,两包金戒指鼓鼓囊囊地还在那里,这才回去睡。夫妇俩一周来没曾睡个安稳觉,一天天疲惫下来。
感觉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王锋产生了另一个想法,这一定是假的,要不哪有那么容易,随便就捡到了一大包金戒指。既然是假的,戴出去又何妨。王锋把这个想法说出来,妻子都吓了一大跳。自古有财不外露,这公然戴出去,不是找死么?
然而,这样一天天守在家里,再不下地,农活都荒废了,也不是个办法。最后李素芬同意了丈夫的意见,夫妇俩都戴起了金戒指下地。而且不戴则已,一戴就两只手各戴两枚,夫妇俩就是8枚。
邻居看他夫妇俩手上金光闪闪的,普通庄稼人哪来钱配置这些个奢侈品?俗话说,人无横财不富,马不吃夜草不肥,想必是在哪发了大财!一有空闲,乡亲都上家里来摆谈,才知是他家儿子王挺一脚踢出罐金戒指。赞叹之余,暗夸王家祖坟埋得好,这回走了狗屎运。
“假的假的,哪有那么好的事?”王锋总是这样解释。乡亲们却不愿相信这是假的,有的用牙咬咬,还咬出了牙印。有些文化的人还从历史上推演,说大坟墓是宋代某高官的墓葬。如果真是文物,那就破坏了研究价值。之后,王锋再也不给乡亲们咬了。
一天,李素芬正吃早饭,有个陌生人径直走上来问:“这里是王挺家吧?”
“是呀,我是王挺他妈,你有啥事?”
“听说你家捡到了金戒指,我出1000元一枚,你卖给我吧!”
“不卖不卖!”李素芬一口回绝了。想着这要真是文物,那不太贱卖了?
来人悻悻地走了。
李素芬正愁着前面耽搁了一周,把农活都撂下了。这天他大哥大嫂一大早来了,直接到地里,帮着他们干活儿。李素芬喜不自胜。
中午炒了几个小菜,王锋陪李大哥喝着酒。李大哥看看李大嫂,李大嫂推推李大哥:“还是你说吧。”
“二妹,别忙了,过来一起吃饭吧。”李素芬过来了,李大哥犹豫了一下终于开口,“二妹,王锋,是这样,你看大哥手里也不宽裕,这个……你们捡到了金戒指,是不是给大哥几枚。一来大哥手里宽松一点,二来也好孝敬一下妈妈。”
“大哥先吃菜,喝酒。这个我和王锋商量一下再说。”李素芬没想到大哥是为这个而来,只有先使个缓兵之计。
吃了饭,李素芬在洗碗,王锋跟了进来。
“你说给是不给呢?”李素芬为难地问王锋。
“这个,你的兄弟,你说吧。我要提醒你的是,你有五个兄妹,而我也有六兄弟,如果都给,我们要给多少出去?如果给得这个多那个少,又是得罪人的事!”王锋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提醒妻子,这并不只是一家给不给的问题。
“是呀,开了这个头,后面就要接着来。”李素芬低声地说,“那还是不给吧,由你来回绝他们吧。”
“嗯,只有这样了。”王锋接过话,回到堂屋。大哥大嫂正在堂屋看电视。
“大哥,我和素芬谢谢你过来帮忙。只是这金戒指,本来挺儿也没捡到多少。你看你们兄弟姐妹五个,我这边六个兄弟。也不是我们不想给,只是开了这个头的话,你看后面……”大哥大嫂正看电视,听王锋这一说,看来是没指望了。
“大哥,我给你掺点茶。”李素芬已经出来了。
“掺个屁,你两口子,发了财就翻脸不认人了!哼,当初素芬读书,是哪个在外变牛变马,挣钱寄回家给的学费?”大哥一下子站了起来,“走,婆娘,人家有钱了,你赖在这里干啥?”
茶水洒了一地,素芬一片茫然,哥嫂已经走到门外。
“大哥,再耍哈,下午点走!”素芬还在挽留。
“走了!大哥没有你这样的妹妹!”留下一双背影,大哥大嫂渐渐远去。
王锋的三弟试着想要几枚金戒指,也无功而返。王锋以李素芬大哥都没给,以及对李大哥同样的理由,回绝了三弟。
亲友间传开了,说王锋发财不认人,水都别想喝上一口。平常走得近的乡亲,地里有活都相互帮衬着,突然之间和王家隔了一道厚墙。远远地说着话,见王锋家的人走来,就没了言语,或者只是礼节地问候“王锋,下地去哇?”再没有人亲切地呼他“王大娃”,或者叫他小名。
好几回,夜里有人来推门,问话却没人回答。一家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王锋壮着胆大喊“有贼——”声音穿过黑暗的夜空,除了远处几声狗叫,在寂静的小村里没有任何回应。
一天,王挺在镇上网吧上网,一个染黄了头发的瘦高个男生过来问:“你是王挺吧?”
“嗯。”王挺狐疑地看着来人,不知啥事。
“听说你捡到了金戒指。兄弟手头紧,你看能不能给几枚?”黄头发压低声音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那笑容不是让人觉得亲切,倒像似暴雨前的凉风,让人不寒而栗。
“没有,不给!”王挺慌乱地回答。
黄头发后面一下子多了三个人,把王挺强拖出网吧。一阵拳脚后,王挺鼻青脸肿。
“你给我老实点,如果不懂规矩,下次就没有这么便宜了,说不定你的胳膊腿就会少一只。”黄头发还是带着先前的那种淡淡的笑容,说完扬长而去。
“哪个天杀的,下这样的狠手!”母亲心疼地给王挺擦草药汁,“唉,这捡来的金戒指,真是个祸害!”
从那以后,王挺再不敢轻易外出了。

上交宝贝
文物管理所听说王家拾到了宝物,一行两人在村长的带领下找到王家。
“文物不论是谁发现,都应上交国家。从法律上说,文物属于国家所有。”文管所同志给王锋做思想工作。
“戒指是我家挺儿捡到的,我一没偷二没抢,犯哪门子法?”王锋据理力争。
“不是我们的东西,就交给国家吧。”文管所的同志走后,李素芬劝了王锋几回,“虽说这金戒指是个宝贝,但自从挺儿捡回家,睡觉都不安稳,亲戚也得罪,挺儿还挨冤枉打,保不定哪天挺儿出去真给人家弄成残废。这好好的一家人,日子还咋过?”
“唉,是呀……交吧交吧。”王锋在灯光下拨弄着金戒指心有不舍,拿起一枚又放下一枚,“人家说这是宝贝,咋到我们手里,反倒成了祸害呢?”
于是,在村长的陪同下,王锋把69枚金戒指交给了文物管理所。
回到家,弄了几个小菜,一家人有一种从未有过的高兴。第二天,王锋醒来已经10点半了。
后来,村长送来了 00元钱奖金,说是对王锋自觉上交文物的奖励。
王挺依然没上成大学,却成了村里文艺表演队的骨干队员。
王锋夫妇俩全心打理地里的庄稼,小麦、油菜绿油油地愣是可爱,翻年一定有个好收成。

本故事根据真实报道改写。2009.10.2许十郎

共 4 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面对天降横财,不同修养和素质的人做出的反应也自是不同。本文讲述了王挺捡到一罐金戒指,搞得一家人人心慌慌,疑神疑鬼,后来不得已公开,却招来了更大的麻烦,导致亲朋好友疏远,导致坏人眼馋。后来,文物管理所做思想工作,王挺一家最终想通后上交了金戒指。文章将王挺一家人捡到金戒指后的所做所为描写的非常生动、自然,同时,也将他们捡到宝贝后患得患失、以及后来上交国家前的心里挣扎等心里活动描写的非常形象。把常人贪财,谨慎,以及心无挂碍的踏实生动地表现出来,欣赏。【编辑:瞳若秋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X012101009】
1 楼 文友: 2012-10-10 21:15:08 这个试题非常有趣,如果每个人都做一次这样的想象,预演一下自己意外发财时的心态和行为,相信会有无数个不同的答案。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回复1 楼 文友: 2012-10-11 21:0 :25 这是肯定的,嘿嘿。夜用长效的纸尿裤用哪种
儿童积食便秘怎么办
便利妥医用护理垫价格
小儿脾胃虚弱的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