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夜浓情惊

发布时间:2019-09-14 06:24:45
一条弯弯曲曲的简易公路,傍着满山林木青翠的峭壁,沿着悬崖下奔流的溪涧扭了出来。夏远驾驶着赿野车在这条扭出来的山道上,从那边山窝子里轰鸣着钻了过来。拐不完的山头弯道使他不时发出喇叭的鸣警声。没行多久,他感觉方向盘有如顽皮的孩子,有点儿不听招呼的跑边了。他不敢大意在这险道上拿生命开玩笑,不管偏离哪一边都是车毁人亡的险招。他轻踩刹车慢慢停了下来,跳下车用脚踢蹬着检查两边轮胎。发现左边的前车胎气压不足,似有慢消气的现象。他在心里嘀咕着:狗娘的撞鬼了!想转回去, 宽的道子错车都要小心,哪有转弯的余地。前行还要十多公里才有充气的地方,没法子自认倒霉,只有硬着头皮小心着慢慢往前开。
他本来就没有打算开着这破车要回家的。晚餐时,管后勤的老李见明天国庆节了,没有人提出要用车,他眯笑着夏远道:“老夏,你节假从没用过车,这次你就回家去看看孩子老人吧。”他的提议大家附和,都劝着他回去看看,他感动的谢谢了大家。出发得匆促也没有好好检查车况,只晓得老李告诉他油箱已上满了油。
他来到这个小山窝建电站已三个年头了。他们工程监理部就十来个人,却来自全省各个地方,仅有这一台车。平时倒还好,一到年节都想回家用车,就只好让同道的多数人了。这次大家照顾他,却他妈的鬼扯腿,出这啰壳事。好不容易开出了这仄逼的山道,在一个乡场修车店停了下来,车胎已他妈的瘪得贴了钢川。看看天色,日头已不知什么时候掉进了老山沟里,只在山尖尖留下一点余辉。乡场冷清的赶得出鬼来,几个小孩在远处嘻耍,一条狗吐着长长舌头在那儿踟蹰,公鸡追得几只母鸡咯咯的欢叫,好似淡忘了国庆节。小师傅抱着双臂瞄着瘪瘪的车胎调笑着:“呵呵,老板你真行啊,瘸着三个轮子从哪儿来呀,这样儿了它没向你提抗议吧。”
“噢,兄弟我是风石滩电站过来的,中途慢消气,进退两难我能咋办,心尖尖都提到了腔子眼,一拐场就要性命过劲的。”
“哦,这个样儿那边过来,更了不起嘞。”小伙子竖起拇指夸张着。
“内胎可能报销啦,要换新的。”
“我后备箱有备用胎,先给我换上,今天还要赶路,我转来时再取这个。”
“呵呵,你是建电站的,这晚了还去哪儿呐?”他有点刮目相看了。
“国庆放假休息,回家看看,还有一两百公里的路程哩。”
“还是你们强着,我们他妈的什么节假日,玩完了屌朝天。”他俩聊着,手上很利索涮溜的,一会儿就搞定了。他结账时蹦出两个小姑娘甜甜的叫着:“叔叔我们和你顺路,麻烦你带我们一程好吗?”
他好奇的打量着她俩:“你俩怎么知道顺道呐,不怕我把你们拐骗了吗?”
“不会的,一看叔叔就是个好人,刚才听你和这个修理的哥哥说要经过张家界,我们就隔那儿没多远,不正好顺路吗?”嘴巴甜甜的。
这时修车的小伙道:“她俩是永顺县中的,学校放假了乘客多,把她俩甩在这儿车拐了道,这时辰了不一定还有车嘞。”夏远一听是这样,出门在外谁没个难处,只悢现在社会风气,人的道德真他娘的糟透了,尽做伤良心的事,今晚这俩姑娘乘不到车咋办?谁家没有儿女,真他妈的向钱看良心叫狗吃了。他打开车门道:“噢,俩位 请吧!”
“谢谢叔叔。”俩姑娘又把感激的眼神抛向修车的小伙子上了车。
上了国道路况好了,他感觉轻松了许多,放着流行歌曲提高了车速。不多会儿有个女孩说到点了,他停下车来,女孩道谢着下了车。另一个姑娘怯生生的嗫嚅道:“叔叔,天……天色晚了,我还有十多里与你不同路,能不能送我一程,到我家喝杯茶,我,我给你出租钱。”他从驾驶室探出头,仰望着几颗闪烁在天边的寒星。心想;现在的社会治安乱糟糟的,一个姑娘家晚上更是令人寒心。心中怜悯油然而生;送佛送上天,好事做到底:“好嘞,谁叫我们有縁。”姑娘露出甜甜的笑:“谢谢叔叔了。”
行不多远车子拐上了村落简道,他放慢了速度。姑娘由于高兴话也多了,扯了些地方上的趣闻逸事。又说到她只一年就要高考了,要好好读书考上大学,那样才能对得起妈妈。夏远感觉奇怪;她为什么从不提起她爸爸哩,难道?他忍不住问道:“你怎么就不说说爸爸哩,他对你不好吗?”沉默了片刻,她轻轻道:“我没有爸爸了,爸爸在外打工出事故没了。”声音里透出凄凉。
“哦!”他触及到了姑娘的痛处,话题沉重了。幸好这时在车灯的强光下,已见前面树木掩映中露出了一憧小楼宇,姑娘高兴的喊道:“叔叔,到了哟!就那前面的房子。”夏远按着喇叭在院子里停了车,姑娘欢快的喊叫:“妈!我回来了。”
只见里屋闪出一个少妇,闪了夏远的眼,恍惚是他三年前死去的妻子,感觉分外的亲妮。他不觉抢前一步自我介绍道:“我叫夏远,风石滩建电站的。”
那女人一见小车,还有一个陌生男人,把疑惑的目光甩向女儿。姑娘方知光顾着到家的欢喜,还没介绍客人哩,不好意思的丢给夏远一个俏皮眉眼。向妈妈介绍着:“这是修电站的叔叔,今天搭帮他了……”接着把回家途中的经过深动的描述了一番。女人听得满脸的感激,对他粲然一笑地道:“啊哟,这世上呀,还是好人多啰,不搭帮这位大哥呐,我的乖女儿今晚还不知道要遭么得孽哩!”热呼呼的把夏远让进屋,利落的抺桌擦椅,让座敬茶,歉意的对夏远笑着:“对不起哟,家中没有香烟嘞。”夏远打量着屋子窗明几净,知道是个能干婆,不经意的回道;“谢谢,我不抽烟嘞,看你这屋子收拾得很亮索,小日子一定开心喽。”
“哪里,农村人过日子比不得城里人哩,少吃碗,慢行步嘛。”转面对女儿道:“你陪叔叔坐会儿喔。”翻转身进了厨房。
夏远捧着那一杯浓浓滚烫的茶,似有回家的温馨感觉,自妻子逝世后,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他悄悄打量那女人三十多岁年纪,满脸一览无遗的真诚,干净利索。窈窕的身材面貌很像他逝去的妻子,只是没有妻子的白哲细腻。她脸庞微黑透红,这是大自然田头地间赐与的健康美,更胜于妻子在生时的强健……
他脑壳里面正走神,女人把一碗荷包蛋双手捧到他面前,跟着女儿称呼他:“噢,山乡里没有什么招待,叔叔别见怪喔,就这一点心意嘞。”他措手不及的醒豁过来,慌忙放下茶杯来接茶碗,不小心把汤水溅在了她手上,连说;“对不起!对不起!”她见他脸露赧色慌悚悚的,忍俊不住莞尔一笑:“没什么,不知合不合你口味。”暗里钭睨了他一眼,见他鼻直眉粗线条分明,宽阔的额下一双精明的眼睛,有股傲然男人之气。
她的笑,则勾得他心里麻酥酥的,又失神的盯着她。她脸红了,眸子里隐藏了几许复杂的情感,她催着他:“快吃吧,别冷了。”他如被人窥破心思的奸小之徒,不好意思的笑笑,而后勾着头品尝她的厨艺。那甜密密里夹杂一股辛烈的麻辣味,吃得他身上热哄哄的顿时满头大汗。他知道里面放了胡椒,麻辣花椒,这是她们当地口味,他不得不脱掉外衣。女人就那么甜甜的看着他,似妻子看着心爱的丈夫。他吃完后汗渍渍的只觉回味无穷,她接过碗又给他一盆热水,柔柔的道:“擦擦吧!看把你辣出了一身汗哩,不好吃多担待点哟。”暖柔柔的话语,亲热得他心里暖烘烘地。他俩间的距离陡觉拉近了。
“好吃,好吃,地道的农家口味,在我们那儿可吃不到哩。”
“是吗,好吃以后常来,我做给你吃。”她感觉他是个好男人,话中有话,眼中有情的望着他。他被情乱,有一见钟情不忍离去的依恋。但为人还得顾脸面,他清理了一下思路毅然的道:“噢,打扰了,时间不早了,我得要走了。”
女人则一句:今晚不去了嘛,明晨再走吧!但终究没勇气说出口。俩人目视片刻,无言胜似有言,眸子里已尽是情结。她对女儿道:“送送叔叔吧。”言语里已有情伤……

夏远回到家,心里装的全是那女人,和父母儿子说话老走神。三年前妻子在外出差,一场车祸丧了命,给他人生的心灵留下了重创,常说:老年怕伤子,中年怕伤妻,他就摊上了这样的事。下班回到家里睹物思人,免不了引起许多伤痛。他本是局里绘图设计的,为了逃避在家的痛苦,才要求去一线工地。三年来儿子跟着爷爷奶奶已读初中,对他的感觉似乎怯生生的了。他觉得对不起儿子,只有在金钱上多满足他。没想到今早想带儿子出去满足一下他,却发觉皮包丢失了,很懊丧的不知丢在了哪儿。钱只有千多元,银行卡也不用担心,但里面的生份证,文凭学历证,这两证补办起来很麻烦的了。他回忆着昨天可能丢掉的地方,在道上检查车胎,修车的地方,最后是那女人家里了。他倒愿意丢在了那儿,他们又有了见面的机会。在胡思乱想中,手机唱起了歌,竟是工地同事打来的,只听对方道:“老夏呀,你他妈的在外搞的么得鬼呐,现在在哪里嘞。”
“哦,老方呐,我在家里嘞,你说的些么得哟,工程上没出什么事吧。”
“呵呵,你装苕吧,工程上有什么鬼事,好了,我来告诉你呗,今早有个女人电话打到我这儿呐,问我是不是夏远,我说和你是同事,她说你丢东西在她那儿了,要你和她电话联系,你把她的电话号码记下来……”夏远一听喜在心头,说话的口气欢畅了许多:“哦,是这样的呐,那谢谢你了,谢谢方师傅啰。”
“哼!看把你瑟得,那女人说话声音甜得似在心里抓痒的,你是几时勾上的呐,分享分享吧。”
“呵呵,别说的哪么难听呗,什么勾上的,回来后再向你汇报喽,别给我唱洋腔呐。”
他挂了电话,按刚才记下的号码拨了过去。就听得对方问道:“喂,你找谁呐。”听到她的声音,止不住的心跳,他抑制着紧张,装平静的道:“就找你呗,怎么?不吱声,就忘记我哒?”稍顿,听得对面欢快的笑声:“嘻嘻,你,你是夏师傅吧。”
“哦,想起来了,我正在家里单相思的想你哩,就传来了你的好消息。”紧张过后说话也流畅了,他调笑着。
“哼,你还能想起我呗,想你的皮包了吧,我就怕你着急才联系你的。”
“噢,你是怎么知道我同事的电话号码?”其实他心里明白,但还是这样问。
“哦,那不容易吗,在你皮包里一翻查,总会有点儿罪证吧。”
“呵呵,你真聪明,罪证,我有你……”本想说;有你这么个老婆就好了。她似有感觉的问道:
“你有什么呐?”
他吱唔着:“我能,能有你……你这么聪明就好了”她感到失望,他换了话头。
“你呀,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她叽讽着。他知道了她的意思。只听她又道:
“哦,几时过来,我在国道岔口等你。”
“不用在外等我,我直接去你家吃晚饭吧……”
他俩约定好收了线,心里比密还甜,只盼着这几天早点晃过去。他向父亲拿了点钱,说来得匆忙忘记带钱了。要带儿子去外面逛荡一下,好好陪陪儿子,融洽一下父子间的感情,不然以后儿子对这个当爹的会越没感觉了……
回归那天,他修饰打扮一新,为了装矜持,硬捺着急切的心情,到点了上路。心情激动得似又回到了初恋。一路高速公路把车开得疯狂,车内放着激赿的流行歌曲。思想则跑马般的想着他俩间的好事;他能娶她吗?还不知她愿不愿意嫁给她哩。狗娘的,黑狗想羊蛋!意滛的快感。
他从高速拐上国道十来分钟,就看见她等在了那儿,不是要她别等吗?他在她面前按着喇叭猛的刹了车,只见她一楞,他从驾驶室里探出头来。她迷笑的望着他,眼睛弯得像月牙儿。他蹦出驾驶室,双方的眼睛里发了亮;她青絲长发挽个抓髻,用五色晶亮的花夹卡在脑后,红格艳艳的缩腰秋装,蓝丹丹的筒裤。把个窈窕身材前胸撑起一片春光,后背园臀微翘馋了男人的眼睛,浑身刷刮亮爽。他银灰色的夹衫,藏青色长裤,皮鞋亮铮铮的,刮得白净净的脸上帅气的充满了喜悦阳光。俩人对视着笑了,语言尽在目光中。秋风送爽,日头掉在树稍上懒懒的对他俩羞笑着。
须臾,他响着喇叭车子进了院子,她女儿迎了出。先亲热的喊了叔叔,再告诉妈妈;饭菜都已做好,俩人会意相视一笑,她道:“累着乖女儿了,摆桌椅吃饭吧。”说着给夏远打来一盆温水:“你跑了长路,擦一下吧。”他拧着毛巾温温的香皂味透出一股女人淡淡的气息,令他如梦似幻。
燉着香喷喷自养的鸡,菜园里的新鲜青菜,去冬自己宰杀的腊肉,全是自产供求,口味自不一般。他俩的关系自然比上次更进了一步,慢慢的品味着自酿的米酒,品味着人生的艰辛困苦,酸甜苦辣。女人很能喝,几杯酒入口脸上红红的灿若朝霞,酒劲掩蔽了脸上真实的羞涩。两情相慕喝得更是欢畅率直。她向他诉说着她生活的孤寂,和往事在她心中遗留下的悲哀。
十年前她丈夫在贵州煤矿打工,那一年的春节村子里外去的人都回来了,她盼他盼得心尖尖发颤。腊月二十七乡集逢场,她闷闷的在场上转着,希望能遇上他而后一同回家。丈夫没有遇到而撞上他煤矿里的几个人,神秘兮兮硬把她请到乡场最好的酒店,在包相里摆了一桌酒。当她问起丈夫,他们吱唔着,她直觉心里惶惶的有股不好的兆头。在吃饭中途,他们把三摞百元大钞甩在她面前,对她说:这里是三十万元钱,都是你的,是你丈夫转给你的。这么多钱她做梦都没见过,她吓傻了不知所措,呆望着那几个人。他们相互对视一眼,在金钱面前慢慢告诉她;丈夫已在塌方事故中遇了难,这三十万元是抚恤金,和她私了。按正当途径赔偿只有这么一半,人死已不能复生何不现实些呢。她心如刀绞,又没一个可商量的人,如痴如呆的由着他们在拟定的协议书上签了字,而后随他们到县城帮她把二十七万存入银行。给她一万现金和二十七万存条,还有二万为遮人耳目和瞒哄家中老人,作为半年工薪按月由矿里给她寄来,以此说明丈夫还在上班……

共 659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有情千里来相会,一对中年丧偶而又找不到情感寄托的寂寞中年人,偶然的深夜相见发现彼此脾性相投,相互吸引,成熟的年纪只要彼此情意暗许,总会有一些水到渠来的圆满收获,对于这样的情感,对于这样的牵手,我们深深的祝福。【编辑:瞳若秋水】
1 楼 文友: 2011-10-0 1 :11:40 有情千里来相会,一对中年丧偶而又找不到情感寄托的寂寞中年人,偶然的深夜相见发现彼此脾性相投,相互吸引,成熟的年纪只要彼此情意暗许,总会有一些水到渠来的圆满收获,对于这样的情感,对于这样的牵手,我们深深的祝福。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2 楼 文友: 2011-10-0 15:24:27 谢谢评议,问好编辑。孩子咽喉肿痛
可以预防中风的药
吃什么能预防心梗
孩子老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