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校草制霸录 三十五、抉择(上)

发布时间:2019-09-25 12:03:39

校草制霸录 三十五、抉择(上)

葛钧天懦夫斯基尴尬地耸耸肩:“惠瓦列夫斯卡娅,您説的这是什么话?京城又不是龙潭虎穴,也没人查暂住证、抄水表,为什么我不敢来?”

“等一下!”女孩挂断对讲机,噔噔噔跑出来打开院门,瞪着圆溜溜的眼睛上下打量葛钧天:“説话很有底气嘛!照这么説来,你是解决了某个希尔伯特问题喽?”

葛钧天有些绷不住,挠了挠头:“只是有了几个比较可行的思路,但牵涉颇广,有很多知识diǎn不太清楚,所以想过来找老师请教一下。老师在家么?”

“切!”女孩脸上满是失望,“惠卢津同志在家,进来吧!”

“谢谢小琚!”

女孩叫惠琼琚,就像葛钧天不可能叫葛钧天懦夫斯基一样,她当然也不可能真叫惠瓦列夫斯卡娅,这只不过是当年同学间的一个玩笑。这个玩笑真是溯源的话,甚至可以追溯到孙元起创立经世大学之初。

当日经世大学创立,起家只有四个专业,除了物理、化学、电子之外,还有便是数学。孙元起在物理、化学、电子等三门学科上的成就远超群伦、冠绝一时,但在数学上的造诣却乏善可陈,dǐng多就是满足当时理化生电的研究需要,比同时代的普通科学家好那么一diǎn。其直接后果就是∞,..导致经世大学其他几个专业发展得一日千里,迅速在学界闯下偌大名头,而数学系一直默默无闻,勤勤恳恳地为其他专业提供数据处理服务。甚至稍后建立的国学、药学、计算机、航空等专业也异军突起,数学系还是路人甲的角色。

某任系主任有鉴于数学研究实在太过落后,实在无法匹配经世大学作为全球名校的地位,曾野心勃勃提出打造世界一流学科的梦想。但彼时哥廷根学派正如日中天。全世界数学系都唯它马首是瞻,想要无视它而打造世界一流学科完全就是个joke。

要知道哥廷根学派可是在世界数学科学发展史上长期占据主导地位的重要学派,早在19世纪初,享有“数学王子”美誉的高斯就开启了哥廷根学派的辉煌大门,之后黎曼、狄利克雷和雅可比继承了高斯的光辉业绩。到了20世纪前三十年,克莱因、希尔伯特、柯朗、闵科夫斯基等人共同努力。把哥廷根学派推到了全盛时期。在这前后一百五十多年间,差不过数学界一半以上的重要突破都是在这里孕育和成熟的。

经世大学数学系那十来个人、七八条枪想挑战哥廷根学派,真是图样图森破,萨姆太姆拿衣服!

然后经世大学数学系一帮人等啊等啊,好不容易熬到哥廷根学派日薄西山,以为自己的世纪终于到了,没想到其他什么波兰学派、普林斯顿学派、布尔巴基学派也趁势崛起,其中尤以莫斯科学派最为凶悍,像代表人物卢津、辛钦、柯尔莫哥洛夫、乌雷松、亚历山德罗夫、庞特里亚金等人。都在数学教材里留下了一大堆定义和定理。

而此时数学系主任的接力棒交到了惠琼琚的爷爷兼老师,也是葛钧天的老师惠成泽手中。惠成泽故事重提,再次喊出打造世界一流学科的口号,并身体力行,积极投身科学研究,在函数论和拓扑学两个方向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成功当选中华科学院院士

校草制霸录  三十五、抉择(上)

。因为他老人家无论开会、上课还是作报告,言必称“超越莫斯科学派”。所以被同学们冠以“惠卢津”的美名。

卢津是莫斯科学派的中心人物,他所提出的一系列问题长期以来左右着该学派的研究方向。而且他长期在莫斯科大学主持实变函数论讲座。编写了许多经典教科书,培养了无数优秀学生,其中就包括亚历山德罗夫、乌雷松、柯尔莫格洛夫等大牛。大家给惠成泽冠以“卢津”之名,未尝不是一种褒奖。

既然老师都有了诨号,学生自然也无法幸免。

葛钧天叫“葛钧天诺(懦)夫斯基”,是根据曾任莫斯科大学校长、对偏微分方程颇有研究的数学家彼得罗夫斯基来命名。而惠琼琚之所以叫“惠瓦列夫斯卡娅”。则是来源于俄罗斯传奇女数学家柯瓦列夫斯卡娅。柯瓦列夫斯卡娅在偏微分方程和刚体旋转理论等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1888年因解决刚体绕定diǎn旋转问题获得法兰西科学院鲍廷奖,并成功当选俄罗斯皇家科学院通讯院士,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获得此项殊荣的女科学家。坊间传闻惠琼琚立志成为第一个女性孙元起国际青年科学家奖得主,故而有此绰号。

其他同学的外号也大体如是。或是根据兴趣志向,或是根据研究方向。

葛钧天跟着惠琼琚进了院子,便看见白发苍苍的惠成泽老师和师母站在门口,赶紧快步上前给二老行礼,声音都有些哽咽:“老师、师母好!”

“好、好,难得你还能来看望老头子!你这一走两年,信很少来,也不打一个,我还以为你把老头子给忘了呢。”惠成泽关怀的语气中带着几分责备,“不过我等会儿要考考你,你这两年时间要是荒废了,可别怪老头子骂人!”

惠师母剜了惠成泽一样:“难得钧天来一回,能不能把你的数学先搁一边?这一转眼两年不见,钧天倒是壮实了些,精神头也不错,看来在淮安没有太刻薄自己!等会儿别走,我给你做几个拿手菜,你尝尝看我的手艺这几年有没有退步?”

惠琼琚冷哼几声:“就他这样没心没肺的,别説一个人在淮安,就算明天天塌下来,他还是胃口棒棒,吃嘛嘛香,怎么可能会瘦?这次回京城正好让他饿几顿,瘦瘦更健康嘛!”

葛钧天陪着笑:“师母的手艺早已经炉火纯青、步入化境,听您説要亲自下抽,我馋得口水都要飞流直下三千尺了!”説着又从随身公文包里掏出一沓文稿递给惠成泽:“自从离开京城之后,学生不敢有丝毫懈怠,有空就在想那几个问题。这两年倒是顺便验证了几个相关的不太有名的猜想,也设想了一些解决问题的可能思路,写成三篇论文,想请老师斧正一下!”

惠成泽眼睛一亮:“走,跟我到书房里慢慢聊!”

“瞧瞧你,钧天好不容易来一趟,屋没进,水没喝,就把人往书房里带,哪有你这么待客的?年纪一大把,还那么猴急!”惠师母眉头大皱,不过她也知道自己拦不住兴致上来的老头子,便吩咐惠琼琚道,“琼琚,你去倒茶。我叫陈妈买菜,等会儿好好犒劳一下钧天!”

“凭什么我端茶倒水伺候他?”惠琼琚一边嘀咕一边去找茶杯洗茶具。

惠成泽进了书房便对葛钧天説道:“最近几期的数学杂志都在桌子上,你随便翻翻,我来看看你这两篇论文写得怎么样!”

“是!”葛钧天毕恭毕敬地答道。然后他信手拿起一本杂志翻了起来,惠琼琚进来送茶水,也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专注看书的模样,丝毫不理会惠琼琚的扮鬼脸和小动作。惠琼琚皱皱鼻子,偷偷踢了他一脚。

“啊,你干什么?”葛钧天再也装不下去。

“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惠琼琚没好气地説道,“这次回来还走么?”

“过些日子再走。”

“还走?”

“总得履行诺言不是?”

“切!你要是一辈子解决不了,难不成还打算终老异乡?”

“不会的。我有预感,在未来三年内必定会解决!”

“预感?你什么时候改行算命了?”

“因为我找了两个得力助手!”

“两个助手?男的女的?多大年龄?结婚了么?干什么的?”各种问题像机关枪一样喷射而出。

好在这时惠成泽大致看完了葛钧天的论文,满意地diǎn了diǎn头:“你这三篇论文还不错,至少证明你这两年时间没有白费。等会儿我再仔细看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可以帮你推荐发表到数学研究或者数学进展杂志上。不过从你这些论文中也能看出一些问题来,就是你的思路虽然很有创见,但眼光还是太窄,基础也拓展得不够。依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回来跟我读两年研吧!”未完待续……

锦州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锦州治疗阴道炎方法
锦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锦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锦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