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真龙樽 第二十六章 九大洲

发布时间:2020-01-16 13:45:01

真龙樽 第二十六章 九大洲

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许皓盯着陈平,生怕这陈平半夜里偷着跑了。到时候是钱也没了,人也没了。自己也真可以撒手人寰了。

天刚一亮许皓就忍不住叫醒了陈平。

陈平不愿意的看了看许皓,“徒弟,这天还没亮呢,起来那么早干嘛。”

许皓说:“不许叫我徒弟,我是你的债主,你欠着我的钱,现在等于卖身给我了。以后只能叫我名字,我也不会再叫你师傅了。”

陈平翻了个身,敷衍到:“好好好,我再睡会,今天辰时起青龙,辰时我们便出发。”

许皓整整一宿愣是没合眼。终于熬到了九点,赶紧叫醒陈平。陈平洗漱完,从自己随身的那件破旧的军大衣里拿出了一块红布。中间画着太极,左右各有一个对联,信阴阳补招横事,听国法没有官刑。许皓不屑的拉着陈平走了出去。

边走陈平边给这许皓讲解着,今天是开日,适合开业造市。这辰时起了青龙,青龙时辰出门开业去自然会财运亨通。

许皓对这些还是刚接触,并不完全懂,但心想着管他呢。先赚到钱还给我,这才是真的。

陈平找了一条闹市街把红布往地上一铺,不急不焦,不卑不亢的站在一旁,许皓皱着眉头,心想,就这样也能赚钱,鬼才信他。

一会凑过来一个大娘,问这算一卦多少钱,陈平说:“婚丧嫁娶算日子一百,起名一百,批八字看运势卜卦五十,手相面相三十,测字十块。”

“准不准啊。”

“不准不要钱。”

大娘一听乐呵呵的说:“那就先给我测个字吧。”

陈平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纸和笔。

大娘写了一个:“恕”字。

陈平看了看,笑容可掬的说:“女字旁边一个口,如果有心难开口。估计是谁有心上人了吧。”

陈平看了看大娘的表情,又笑了笑:“您是有了心上人了吧。”

这么一说,大娘立刻打开了话匣子,“哎呀大师傅啊。您太厉害了算到我心里去了。我这六十有三,老伴儿死的早,女儿儿子也都成家立业了,在外面不常回家,我也就在广场上和一帮老头老太太跳起了广场舞,我们领舞的老白,小我六岁离异的,他那前妻早就已经在婚了。我俩互相都有意思,就怕这儿女不同意。你再给我算算这儿女能不能反对啊。”

“这个,您可要卜一卦了。”

“行。”

陈平掏出三个硬币,教这大娘摇起卦来,许皓也觉得好奇,自己学了这么久还没实践过。也蹲在地上看起来。

“主卦是个天地遁,变卦是个雷火丰。你这儿女不能同意啊。但变卦有古镜重明之意,你不妨一试。”

“怎么试?”

“今年的八月十五,是收日子,本是不详之日,但你不出门,于早上五点半给儿女打叫他们回家团聚。他们不会回来,你借此机会可以闹一次。再说这件事,他们自会同意。”

“好好好这个办法好。我也知道我儿女不会同意。他们那个犟脾气跟他老爹一样一样的。我就是想得个办法。呵呵呵,真是好办法啊。这是二百块钱您拿着,如果事情真的成了,我会再来给您重谢。”

许皓看见这二百块钱,顿时眼睛放光,双手接过:“大娘,给我就好了,我是他的儿徒。”

大娘看了一眼陈平,陈平笑着点点头。大娘也乐呵呵的说:“徒弟啊,好好学啊,你师傅可是高人啊。等我去我们老年队给你宣传宣传,让他们都来捧捧场。”

“嗳,好,那先谢谢了,大娘。”许皓附和着说。

下午三点了早饭都没吃,饿了一天了,便收摊去了饭馆。许皓掏出兜里的钱数了数竟然一千三百多块,许皓开心的说:“照这样,每天一千块,一个月三万,十个月三十万,不出一年半,钱就还清了。”

陈平则不以为然。许皓看陈平不说话:“陈平,什么时候还完什么时候咱俩两清啊。”

陈平不说话点了一杯白酒,浅斟慢酌起来。

许皓吃着突然想起白天测字。认识陈平这么久,并没有听陈平教给他测字啊。问道:“陈平,这测字是怎么回事。”

陈平不理睬,继续喝酒。“你要再不说话,我就还把你送去警察局。”

陈平看了看许皓,悠悠的说:“测字就是个骗术,心理学的东西。”

“骗术?”

“对,一般人不会轻易信你,直接摇个卦看个八字什么的。他会从简单的面相或者测字开始。如果说到他心里去了,那他便会真正的找你算。”

“哦?那你怎么会那么准,几个都被你蒙对了?”

“并不是蒙,你看那老太,六十出头,竟浓妆艳抹。还穿了一身丝绸的旗袍。他那年纪的人,旗袍就像当今的晚礼服一样,很隆重的。咱们又在早市里摆摊,老太穿这么隆重逛早市,肯定是有心上人了,所以穿着比较讲究嘛。”

许皓想了想也对。又问:“那女孩写了月,你怎么也蒙的准。”

“那女孩你看身材矮小,脸上有雀斑,又有些胖,她没自信啊,别人都有了对象自己也动心啊。”

“那和写月字有什么关系。”

“她自卑怯懦的表现是不敢面对自己,这月是胖的前半部分,后半部分写出来便是胖。”

“哦。”许皓若有所思的回答着。

“你要学的还很多,慢慢学吧。”

许皓看了眼陈平心想,不过是骗人的招数而已,有什么好学的,你赶紧赚钱还给我才是真的。

第二天一早,许皓催促着陈平起床开工了,陈平眯着眼看了看许皓说:“今天遇闭日,不能开工啊,今天算了。”

“靠,陈平,你可是欠着我钱呢,你说偷懒就偷懒怎么可以呢,快起来。”

陈平无奈的起来整理了下自己,让许皓带几个小凳子,以便休息。

说来也奇怪,就这样在闹市区坐了一天,无人问津,转眼夕阳落山,人变得越来越少。陈平坐在摊位上看了一天的报纸杂志。

许皓坐不住了,这不赚钱坐了一天跟神经病一样。“收摊。”

没挣钱也得吃饭啊。许皓带着陈平又跑去了餐馆。许皓问陈平:“这什么情况啊,昨天忙了一天,来往的人络绎不绝,今天怎么没人呢。”

陈平说:“你要学的还很多,今天闭日,生意不会好。”

许皓想了想觉得不太对:“那每家店不都没生意今天闭日是不是整个社会都瘫痪了。”

陈平一笑:“火葬场不一定啊,棺材铺不一定啊。我们是出摊的买卖,自然没有生意,坐庄的买卖,碰到闭日出门的人,闭日出门的人必会损财,开店的今天生意还好呢。再又看五行,今天大宅土,你我都是水命,被克,还好走的时辰好,不然都要出事情啊。”

许皓想着,把他背的都联系在一起。觉得其中的奥妙不可言喻。但许皓更担心的是这样赚一天闲一天什么时候才能把欠他的钱还清。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在哪里
北京德胜门医院来院路线
安顺癫痫医院年排名
贵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上海正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